头条

Meta大裁员:1.1万人从元宇宙里“消失”

文 / 币门户 来源 / 阅读 / 5154 22天前

寒冬来了,没有人能逃过

该来的还是来了。

在裁员的消息已经酝酿了一整个周末之后,马克·扎克伯格终于美国时间在周三11月9日早上,正式宣布了 Meta 裁员的消息:

这是 Meta/Facebook 公司创立历史上的首次大规模裁员,将会影响超过1.1万名员工,约占 Meta 公司员工总数的13%。

“对于裁员的决定,以及对于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的错误),我个人负责,”扎克伯格在一封致员工全体邮件中写道,“我知道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个艰难的情况。对于受到影响的员工,我深感抱歉。”

扎克伯格表示公司也早已启动了其他降本增效的手段,包括冻结招募直到下财年Q1、削减公司运营和员工工作当中的一些自由开支等。“裁员是最后不得已的下策。”

消息官宣后,Meta 股价再次飙升:昨日收盘价$96.47,周三开盘$101.72,立刻猛涨,日间最高涨幅8%,午后开始回落,最终收于$101.47,涨幅5.2%。

投资人也许把这个大裁员当成Meta提高利润率的好消息,但是在这些数字背后,是无数被影响到的普通人的辛酸和恐慌。

(对于受影响的人,硅星人在文末汇总了互助和还在招聘的公司信息,可以留意查看)。

图片来源:谷歌

裁员内幕

总体上,正如扎克伯格在员工全体信里写的那样,本轮Meta裁了1.1万名员工,其中招聘(recruiting)和商务(business)类岗位成为了重灾区。但并不是说这轮没有工程师被裁。事实上一些来自 Meta 内部和社交媒体的爆料显示,有的工程部门裁员比例相当高。

首先是 Recruting(招聘)岗位人数显著降低,信中原文写的是“将受到不成比例的影响”。

在 LinkedIn 上搜索相关关键词,搜到的大量裁员信息发布者都是招聘、人才获取岗位的员工。坊间有一种说法是,Meta原本有6000+ recruiter(招聘官),裁了一半。

一位技术招聘官 Kelsea Pullin 表示,自己之前在微软工作了长达9年,去年才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跳槽到 Meta 的 Reality Lab,主要工作是招聘研究人员和学者。却没想到刚加入没多久就被裁掉了。

行业里有人质疑为什么 Meta 有这么多招聘官,难怪要裁——对此 Pullin 的帖文也提供了答案:招聘官也会和很多公司内其他非招聘事务进行合作,比如 DEI(多元化、平等、包容性)等。“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一些被裁员工在 LinkedIn 上宣布消息。  图片来源:网络

同时,Business(商务)岗位的裁员情况也非常可观,扎克伯格在裁员信里指出该团队将进行“深度重组”。同样在职场社交网络上, 可以密集看到许多商务类职位,如创作者对接、广告商关系、产品营销等员工,发帖表示被裁。

有“活下来”的员工指出自己发现了规律:

很多被裁掉的都是比较新的员工,比如在最近一年内,特别是前段时间股价暴跌以来入职的。这个情况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公司给老员工配股的数量已经定下来,给新员工配股的时候因为稀释要发更多股票,会更亏。

 图片来源:Blind

至于工程师裁员:消息官宣之后,很多外界人员一度以为这次裁员没有影响到非工程员工。

然而根据硅星人从多个消息渠道了解的情况,实际上 Meta 的工程师本次也没有幸免,而且裁员的人数也不少。

根据 Twitter、Blind 上的爆料以及 Meta 员工圈子传出的消息,一种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工程师总人数裁10%左右,主要从绩效较差的员工开始裁。

硅星人了解的大致的情况是:在不同的组织里,工程师的裁员比例在5%-10%不等。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工程师岗位的裁员也存在很大的随机性。

坊间传闻大多指出这次主要从绩效较差者身上动手。但在 Blind 上也有前员工表示,上季度评价是 EE(Exceeds expectation 超出预期),照样被裁掉了……

图片来源:Blind

而在论坛一亩三分地论坛上也有人表示,自己(数据科学家)和直接汇报的经理都被裁了,之前的绩效考核当中并没有拿到较差的等级。

综合各方信息,我们发现了一些值得挖掘的关键细节:

1)对于工程师来说,没有绝对安全的业务部门,即便是 Family of Apps(比如 FB、Instagram 等)下面的一些广告部门,甚至是 Reality Labs 内的员工,也会被裁掉。

2)同样也没有绝对安全的级别,主任工程师 (staff) 和高级工程师,也会被裁掉。

3)裁员并不完全和绩效挂钩,有不少高绩效的员工也被裁了

上周盛传 Twitter 看代码行数裁员的方法很脑残,然而本周 Meta 裁员,似乎真的有看代码量。公司里的高级工程师恐怕就在这吃了亏,由于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做规划、写文档等,实际提交的代码量很少,有些甚至是0,结果似乎裁员波及非常明显……

另外,硅星人了解到,这次受打击面最大的是新加入公司的员工,以及准毕业生们。很多此前跳槽到Meta的员工,都不幸被列入到裁员名单之列,一些之前拿到了 Meta offer 的准毕业生也透露,自己的 offer 被撤回了。

最后:在上周末 Meta 本轮裁员泄露之前,华尔街上就有消息传出,Meta 计划通过裁员以及其他固定减耗手段,(在下一财年)实现降本30亿至40亿美元。

假设所有降本都通过裁员的方式实现,并且按照2021年 Meta 员工中位年薪30万美元计算的话,Meta 这一轮需要裁掉的人数将在1万到1.33万人之间,占比11%-15%左右。

现实中,扎克伯格最终选定的数字是1.1万人,占比13%。

而如果按降本40亿美元计算的话,很明显还有继续裁员的空间。

所以坊间又有了新的传闻:Meta 只是趁这两天美国中期选举、Twitter 裁员、币圈大战大热点事件的当下,赶快先裁一拨人。之后再把剩下的人通过各种手段慢慢优化掉,比如自然损耗(退休、辞职、职位取消等)、小规模裁员、PIP(绩效改进计划)等。这些后续的优化安排,最快宣布时间可能在下周到年底前。

“为最坏的可能做足准备,”一位来自另一家硅谷大厂的员工评论 Meta 裁员的帖子中写道。

被裁员工:路在何方

上周末,Meta 即将裁员的消息被《华尔街日报》曝光。据一些匿名员工反映,当时只有公司核心高层知道此事。

包括绝大部分总监和下面的经理在内的中层管理人员,到了本周二才开始收到非正式和正式的通知。

“周一可真够有意思的,大家都一股‘心照不宣’的样子,”一位 Meta 员工表示,“但其实所有人都百分之百清楚(裁员)一定会发生了,很多人在传小道消息……”

这位员工透露,他注意到周一一整天,自己团队的人都没有做任何有意义的工作,“估计明天也是一样。”

等到周三靴子落地,幸存的员工一边为同事的离开而难过,也一边为自己保住了工作而感到一丝安慰。硅星人的朋友圈里,就有不少Meta的员工称自己“暂时安全”,但是不少人也因为一起开会、一些合作的同事的突然离开而感伤。一位Meta员工告诉硅星人,虽然自己没有受到影响,但是看着不少人离开,受到了“很大的心理冲击”。

而被裁的员工,不少涌上了社交媒体“求救”。他们要么是因为身份问题继续找到下一份工作,要么就是处在产假或者其他特殊时期,急需工作带来的生活保障。

甚至不少人都在TikTok上开始讲述自己被裁员的经历和心情。

图片来源:TikTok

特别是正在签证/移民流程当中的前员工。之前 Meta 因为出过涉嫌滥用签证的问题,已经被 USCIS(美国政府移民管理部门)盯上了,相关的身份审批流程曾经一度中止,后来也没完全恢复到正常水平和速度。而这次裁员更是让很多人直接坠入深渊。

一位谷歌员工发帖表示,已经收到不少在 Meta 工作的前谷歌同事希望回到谷歌的消息,只为了在签证/移民流程上能更安全一点——就算工资降低也在所不惜…… 

还有一位前 Meta 员工发帖诉苦,自己被裁的时候还正在休产假,然而很多同级的,以及团队里新来的同事,甚至绩效比自己差的,都没有被裁……

“现在已经不知道能上哪提意见了。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比起Twitter,Meta还算体面?

和上周 Twitter “大屠杀”式的混乱裁员相比,这次 Meta 的裁员尽管人数多出了整整两倍,居然反让大家感觉“还算体面”。可能比起马斯克的杀伐无情,扎克伯格的裁员信和补偿,至少带了一点人情味。

先看裁员通知信,扎克伯格在开头一上来就表示:决定是我做的,公司今天走到这一步是我的错,我感觉非常对不起大家。

 图片来源:Blind

在补偿措施方面,Meta 本次裁员提供的条件,也至少达到或者超过了业界标准的水平:

遣散补偿:继续按时发放4个月的基本薪资,外加每在职一年多发两周工资(无上限);

RSU分配:所有被裁员工仍将正常收到11月15日的配股;

移民支持:公司移民事务专员继续为被裁员工提供签证移民方面帮助;

医保:所有受影响员工及其家庭仍可享受六个月医保;

带薪假期:未使用的带薪假期也将折算进入补偿;

求职:公司聘用外部HR供应商并提供三个月的职业支持。

在 Meta 内部,也有员工通过各种手段试图确认自己的朋友有没有被裁。

一亩三分地用户表示,一开始是用系统查询对方的用户名,如果没了就是被裁了;后来到中午下午的时候,公司内部组织名单已经更新,可以看到活下来的人——没看到的就是被裁了。

虽然对被裁员工也是“驳回系统权限”等处理方式,这次 Meta 做的好的一点,就是没有关闭被裁员工的邮箱。他们仍然可以继续使用邮箱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和团队同事朋友告别,并且下载和保存接下来的关键文件。

Twitter 上周毫无情面直接关闭了员工的所有系统、Slack 和邮箱权限,很多员工一边和彼此道别,一边就被“销号”了……

从文字组织、信息传递的角度看,扎克伯格的整封信,还算写得比较诚恳。一位 LinkedIn 员工匿名表示,过去一直以为扎克伯格是个亿万富翁机器人,然而这封信的体面程度令人惊讶:

“裁员的时候,诚恳的内部信肯定没有货真价实的补偿重要,但至少这次扎克伯格两边都做的很好。”

但也有人讽刺道:他这人味儿都是装的,因为后面还要继续面对剩下的7万多人呢……而且他决定在美国中期选举日来进行大裁员,不就是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吗?

尽管此次裁员,扎克伯格也提到,公司的所有组织架构,包括 Family of Apps(也即老 FB)和 Reality Labs(即元宇宙),都将受到裁员影响。然而大多数人都已经有了共识:这一波裁员的内在目的,是在老 FB 那一边尽可能去冗,最终让元宇宙业务可以飞得更高。

通过今天的裁员,他已经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决心。扎克伯格对这次裁员感到抱歉——话虽这么说,但大家都清楚,为了元宇宙,扎克伯格早已决定不惜一切代价。


评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站点声明:本站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原创内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内容转载、商业用途等均须联系原作者并注明来源。

Powered By 币门户 © 2019-2021
相关侵权、举报、投诉及建议等,请发E-mail:11170303@qq.com   客服QQ:11170303

友情链接: 金色财经